当前位置:首页 > 测试 > 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关键词:汉朝 中国古代史 中国历史 七国之乱 汉武帝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30 08:00:01

提到中国历史上的有为帝王,很多人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“秦皇汉武”。其实,对于老百姓来说,活在这二位统治的时代,可未必是什么好事。

拿汉武帝来说,很多人都知道汉武大帝击败匈奴,开疆拓土,打通西域丝绸商路。但是,汉武帝时代的老百姓活的其实很苦,是汉武盛世的蝼蚁、牺牲品。即便不论政策层面,老天对这个时代也不曾厚待,从《汉书·武帝纪》的统计,从建元元年(前140年)到元狩四年(前119年),较大的自然灾害一共有9次,在这22年间平均每两年就有一次,说得上是多灾多难了。其中,因黄河决堤改道造成的灾害三次,虫灾三次,气候灾害三次。武帝时代的自然灾害,无论是次数,还是程度都超过了汉文帝和汉景帝时期。

自然灾害频发自然会严重影响政府财政收入,尤其是“丁税”在财政收入结构重要比例的西汉。除了内部天灾,武帝时代的外战也比较多,尤其是对北方匈奴的战争。自战国中期,匈奴,一直成为中原政权的威胁。汉初,汉高祖“欲伐匈奴”,想要一举解决这个北方边患,哪里想到结果是“大困平城,乃遂和亲”。和亲是汉朝初年国力不振背景下的一种韬光养晦,这一政策在惠帝(高后)、文帝、景帝三朝得到了延续。

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汉武帝

韬光养晦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,匈奴袭扰边境始终存在。汉武帝决定终结韬光养晦的旧政策,元光三年(前132年)春,汉武帝诏问公卿对匈奴政策之后,和亲政策基本被废止,铁血战争成为汉帝国解决匈奴问题的基本国策。

历经元朔二年(前128年)的河南之战,元朔五年(前 125年)的漠南之战和元狩二年(前121年)河西之战之后,匈奴力量重创,汉帝国取得对匈奴作战上的主动权。元狩四年(前119年),汉发动了对匈奴的决定性反击战漠北之战,自此之后,匈奴从水草丰美的漠南地区退居环境严寒的漠北之地。之后,汉设立“河西四郡”并移民北上。

如果从帝国长远利益看,北击匈奴的意义甚大,但是若从当时一般民众角度看,普通人就是皇帝不惜一切代价开疆拓土的“代价”。汉帝国在对匈奴长达十四年的战争中,耗费了巨大的国力,加之自然灾害和大规模移民,以至于出现“县官大空”,也就是财政发生严重危机,大汉朝没钱了!

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西汉反击匈奴

没钱了,那就得想办法搞钱!纵观中国历史,其实史上所谓“改革”,所谓“变法”,大多数都是以搞钱为目的的。对于汉武帝朝廷而言,农业领域,无论是田赋,还是人头税,都已经没法搞了,没有搞的余地了。于是乎,武帝将眼光投向商人阶层。

有一种一般性的说法,说是秦汉时代政府执行的是“重农抑商”政策,其实这是一种误解。秦帝国是小农加军国,确实是重农抑商,但是汉朝初年,经济凋敝,为了恢复经济,汉朝政府对工商业其实是鼓励发展的。不把羊养肥了,又怎么宰杀呢?

汉高祖刘邦是个秦制培养出来的基层公务员,他确实对商人有很多限制,但是惠帝、高后就开始“复驰商贾之律”了,法律对商人牟利较为宽容。文帝时代甚至将铸币权下放给民间私商,商贾由此获得了空前的发展机会和动力。

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汉军是多少钱堆出来的?

汉朝初年,国家法律规定商贾及其子孙是不能当官的,但这个政策在武帝时代就已经得不到很好的执行了,桑弘羊以贾人之子十三选侍中即例证。大商人,尤其是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官商地位很高,有“千金之家比一都之君,巨万者乃与王者同乐”的说法,所以重农派晃错有“今法律贱商人,商人已富贵矣,尊农夫,农夫已贫困矣”的感慨!

在汉初一百年左右的时间里,被秦帝国压抑已久的商业传统似乎恢复起来了,商人阶层崛起了。在中央政府和地方诸侯王复杂博弈的汉初政局中,很多大商人“连骑游诸侯,因通商贾之利”,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中央集权的对立面。汉景帝时代的吴楚七国之乱就有一定的商业资本背景,分封的政体更有利于商人的利益。

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七国之乱

汉景帝以武力解决七国之乱,武帝以“推恩令”瓦解诸侯王势力之后,即便没有财政危机,也必然要对有钱的商人阶层动手,谁让他们是韭菜呢!汉武帝朝廷对商人开始征税了,“元狩四年冬,初算缗钱”。何谓“缗”呢?《说文·系部》曰“缗,钓鱼繁也。从系、昏声。吴人解衣相被谓之缗。”《史记集解》中说:“缗,丝也,以贯钱也。一贯千钱,出算二十。”

所谓“初算缗钱”,就是在这一年,汉武帝朝廷准备对商人征收营业税,这一动议的提出者是有名的酷吏张汤。按照《史记集解》上的说法,这一次计划征收的税率是2%,即“一贯千钱,出算二十”。

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推恩令

元狩四年(前119年)的这一次征税方案并不成熟,加上遭到了大司农颜异等人的反对,最后并未得以贯彻实施。到了元鼎元年(前116年),这种征税方案才真正得以实施,史称“算缗令”:

公卿言:······异时算轺车贾人缗钱皆有差,请算如故。诸贾人末作贳贷卖买,居邑稽诸物,及商以取利者,虽无市籍,各以其物自占,率缗钱二千而一算。诸作有租及铸,率缗钱四千一算。非吏比者、三老、北边骑士,轺车以一算。商贾人轺车二算。船五丈以上一算。

根据上述材料,“算缗令”的征税对象包括:贾人、囤积商和高利贷者,无论有无市籍,就手中货物自己估价折算,税率为6%。对于手工业者包括金属冶炼、买卖商人,按照存货折价以3%计税。

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汉武帝时期疆域

从税率看,这一次实施算缗令,税率比之前“初算缗钱”有所提高,而且政府对于隐匿财产和经营不报的又很严厉的惩罚,规定“匿不自占,占不悉,戍边一岁,没入缗钱。”

除此之外,朝廷还有一个很恶劣的鼓励告密的办法,“有能告者,以其半畀之”,将被举报者一半的财产作为给告密者的奖励,这就是臭名昭著的“告缗令”。政府还大力打击商人占有土地,规定“贾人有市籍者,及其家属,皆无得籍名田,以便农。敢犯令,没入田僮。”

为了从商人手上搞钱,汉武帝还树立了一个毁家裕国的典型——商人卜式。在“富豪皆争匿财”的背景下,卜式愿意拿出一半家产给朝廷当军费,所以这位传奇的畜牧业大亨得到朝廷的褒奖,进而官运亨通。

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卜式

虽然“天子既下缗钱令而尊卜式,百姓终莫分财佐县官”,即便如此,还有“告缗令”犹如一把利刃高悬在待宰的商人脖子上。根据《史记正义》注解:“武帝伐四夷,国用不足,故税民田宅船乘畜产奴婢等,皆平作钱数”,可见算缗钱实施过程中征税对象逐步扩展到民田、房宅、车船、畜产和奴婢之上,完全超出初算缗钱的范畴。而算缗钱征税对象、纳税人之扩大,与告缗令有关。“其初亦只为商贾居货设,后告缗遍天下,则不商贾而有积蓄者。皆被告也”。

算缗和告缗,俨然成为一场向全社会掠夺的抢劫!尤其是告缗令的实施,为朝廷聚敛了巨额的财富,“得民财物以亿计,奴婢以千万数,田大县数百顷,小县百余顷,宅亦如之。”从而不但解决了财政危机,还有所盈余,至于“县官有盐铁缗钱之故,用益饶矣”。

最会搞钱的皇帝,对外战争打得财政破产,两招就赚得盆满钵满

上林苑

那么朝廷聚敛来的财富全都用到了国防建设上了吗?除了用之军费,譬如修昆明池,训练水军对付南越国之外,还有很多是用到了其他地方。根据《史记·平准书》记载,朝廷搞到很多钱之后,“上林财物众”,钱都进了皇家的上林苑,“上林既充满,益广”,于是“宫室之修,由此日丽”。

皇家花不完怎么办?“乃分缗钱诸官,而水衡、少府、大农、太仆各置农官,往往即郡县比没入田田之。其没入奴婢,分诸苑养狗马禽兽,及与诸官。”从商人阶层搜刮来的财富当然首先是皇家拿去挥霍,修筑宫廷苑囿;另外就是拿去收买官僚阶层,用以巩固专制皇权。

汉武帝的算缗和告缗,主要搜刮的对象是商人,那么他就放过了农民吗?莫非皇帝就真的那么体恤农民?大错特错了!西汉的农民早就被人头税榨干了,哪里还有什么油水呢?对于皇帝而言,民众,无论是哪个阶层的民众,都是韭菜而已!

分享 2019-06-30 08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